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东刑事辩护专业律师团队网

王成律师团队专注刑事:刑事咨询与辩护、取保候审、死刑辩护、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代理。

 
 
 

日志

 
 
关于我

中华全国律师协会会员,济南市律师协会宣传培训业务委员会委员,山东法杰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专业刑事律师团队,专注于经济犯罪、职务犯罪、毒品犯罪、侵犯财产犯罪、商业贿赂犯罪、金融犯罪、环境污染犯罪、食品药品犯罪、暴力犯罪、知识产权犯罪、走私犯罪、企业高管犯罪等领域的重大疑难复杂刑事案件辩护,对于办理死刑辩护,死缓辩护,减刑,假释,取保候审,缓刑.无罪辩护,有着丰富律师实务经验与技能。联系电话:13465909091。邮箱:wangchenglvshi@126.com,地址:济南市历下区环山路2号鸿苑大厦17层。

网易考拉推荐

故意伤害罪案  

2014-07-28 13:28:24|  分类: 暴力犯罪律师辩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黄泽伟律师《故意伤害案》

张长玉故意伤害案

  问题提示:为阻止未使用暴力或者以暴力相威胁、放弃所窃财物的盗窃行为人逃跑,将盗窃行为人推倒致轻伤,是否构成故意伤害罪?是否属于正当防卫?应否承担刑事责任?

  【要点提示】

  为阻止未使用暴力或者以暴力相威胁、放弃所窃财物的盗窃行为人离开,将其推倒致轻伤的行为,不构成故意伤害罪,但也不属于正当防卫,应是根据被害的情况,对伤害后果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案例索引】

  一审:江苏省兴化市人民法院(2006)兴刑初字第434号(2007年8月27日)

  二审:江苏省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07)泰刑一终字第117号(2007年12月3日)

  【案情】

  自诉人暨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锦华。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张长玉。

  2006年6月7日凌晨4时许,王锦华在被告人张长玉家后门口,将张长玉闲置在此的旧摩托车(价值人民币400元)推出巷子,请人抬上自己的三轮车。在骑车离开现场的途中,行至兴化市丰收南路五里转盘,摩托车从三轮车上掉下。王锦华下车察看,欲将摩托车重新装上三轮车时,被张长玉追上。王锦华即放弃摩托车,准备骑三轮车逃离,张长玉将其推倒、跌坐在地,致王锦华左股骨粗隆间粉碎性骨折。经法医鉴定为轻伤、十级残疾。

  自诉人王锦华以被告人张长玉犯故意伤害罪于2006年11月15日向江苏省兴化市人民法院提起控诉,并以造成经济损失为由,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要求追究被告人张长玉的刑事责任,并责令赔偿经济损失。

  被告人张长玉辩称,自诉人偷其车子,其追赶是事实,但没有打人,也没有伤害自诉人的故意,更没有实施伤害自诉人的行为,其动机是追回被窃财物、制止不法行为,因此,请求法院驳回自诉人的全部诉讼请求。

  【审判】

  江苏省兴化市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认为,2006年6月7日凌晨,被告人张长玉将自诉人王锦华推倒、跌伤,造成轻伤、十级残疾的后果,是客观存在并经证据证实的事实。但事件的起因是由于自诉人擅自窃取被告人摩托车而引起,并且在被告人得悉后立即追赶自诉人的过程中发生的;当时自诉人虽然已将摩托车放弃,但未就此事做出说明并接受处理,在自诉人欲骑车离去时,被告人对其推操是一种自力救济行为。故被告人不具有伤害自诉人的主观故意,且没有造成更为严重的重伤后果,因此自诉人王锦华指控被告人张长玉犯故意伤害罪,罪名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但被告人张长玉所采取的自救行为方法,已造成不应有的损害后果,虽然不应当就致人轻伤负刑事责任,但要对造成的伤残后果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又因自诉人王锦华对于事件的起因负有完全责任,故对于损害后果的发生应自行承担一定的责任,据此应当减轻被告人张长玉的赔偿责任。为维护社会主义法制,保护公民的合法权益不受侵犯,保障无罪的人不受法律追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二条第(二)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百三十一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一、二款、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张长玉无罪。

  二、被告人张长玉赔偿自诉人王锦华医疗、误工、护理、交通及残疾赔偿、鉴定等费用计人民币28427.64元;此款已给付6000元,余款22427. 64元限本判决生效后立即给付。

  宣判后,被告人张长玉不服,向江苏省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经江苏省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主持调解,双方当事人自愿达成协议:

  一、原审自诉人暨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锦华自愿放弃对上诉人张长玉刑事部分的指控;

  二、上诉人张长玉自愿放弃上诉;

  三、上诉人张长玉自愿赔偿原审自诉人暨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锦华各项经济损失计人民币20000元(含已支付的人民币6000元),此款于本调解书送达时一次付清;

  四、原审自诉人暨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锦华因该伤引起的一切后续治疗费用,由原审自诉人暨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锦华自行承担。自本调解书送达后,双方不得因此事再发生纠纷、不得再向对方提出任何赔偿或提起诉讼。

  【评析】

  本案争议的焦点:一是本案被告人的行为是否构成犯罪;二是本案被告人的行为如果不构成犯罪,应否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一)关于对被告人行为性质的认定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对被告人行为性质的界定有三种不同意见:第一种意见认为,被告人的行为系故意伤害,既要承担刑事责任,也要承担民事责任;第二种意见认为,被告人的行为属正当防卫,既不承担刑事责任,亦无需承担民事责任;第三种意见认为,被告人的行为是自助过限,不承担刑事责任,但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合议庭最终采纳第三种意见,笔者认为是正确的。

  故意伤害罪,是指故意非法损害他人身体健康的行为。本案被告人推操自诉人,其目的是为了阻止自诉人逃跑,并不具有明知自己的行为会造成损害自诉人身体健康的结果,而希望或放任这种结果发生的主观故意,且没有造成重伤后果,故被告人张长玉的行为既不构成故意伤害罪,亦不构成过失重伤罪。

  根据《刑法》第二十条的规定,正当防卫是指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对不法侵害的行为人所采取的必要的防卫行为。由此可见,正当防卫必须具备五个条件:(1)必须是为了保卫国家利益、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2)必须是针对现实的不法侵害行为;(3)必须是针对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行为;(4)必须是针对实施不法侵害行为的人;(5)防卫不能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五个条件相互依存,必须同时具备,缺少其中任何一项,都不能构成正当防卫。本案自诉人盗窃行为被发现后,已经放弃所窃财物摩托车欲逃跑,其不法侵害行为已经被迫停止,被告人为阻止自诉人逃跑将其推倒致伤,不具备“必须是针对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行为”的正当防卫条件,属防卫不适时,故被告人的行为不是正当防卫。但这并不是说盗窃行为人放弃所窃财物逃跑时,财物所有人就不能追赶、阻止、抓获、扭送盗窃行为人,而是要受到一定限度的制约,必须采取可以达到目的的最小强度,不得超过必要限度。在财物所有人追赶、阻止、抓获、扭送盗窃行为人的过程中,如果盗窃行为人为抗拒抓捕,当场使用暴力或者以暴力相威胁,盗窃行为则转化为抢劫性质的暴力犯罪行为,财物所有人就可以实行法律赋予的无过当防卫,即使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也不负刑事责任。本案实施盗窃行为的自诉人,没有武力反抗,而是欲骑车逃跑,故作为财物所有人的被告人将其推倒致伤,亦不具有无过当防卫的情形。

  (二)关于民事赔偿责任的承担

  关于自助行为,全国人大法工委主持起草的《民法典(草案)》第八编第三章第二十三条规定:“在自己的合法权益受到不法侵害,来不及请求有关部门介入的情况下,如果不采取措施以后就难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的,权利人可以采取合理的自助措施,对侵权人的人身进行必要的限制或者对侵权人的财产进行扣留,但应当及时通知有关部门。错误实施自助行为或者采取自助措施不当造成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由此可见,自助行为的性质属于私力救济,与紧急避险、正当防卫的性质类似。但与正当防卫、紧急避险行为可以为保护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或者他人利益而实施不同,实施自助行为的目的只限于保护当事人自己的合法权益。同时,自助行为应当为法律或公共道德所认可,而且不应超过必要的限度。自助行为在手段上必须与实现自己的权利相适应,不允许为了恢复自己的权利而过度地使用暴力。即权利人为了恢复权利的行使或者为权利的实现创造积极条件,而实施针对侵害人自由与财产的行为是正当的,但不能造成侵害人的人身伤害,除非侵害者具有暴力反抗行为。本案自诉人王锦华在凌晨4时许窃取被告人张长玉的摩托车,被告人的合法权益显然已经受到不法侵害,且来不及请求有关部门介入进行公力救济,其得悉自诉人盗走自己的摩托车后立即追赶实施自力救济,应属正常的自助行为。在追赶上自诉人后,自诉人虽然已将摩托车放弃,但未就此承认错误并表示接受处理,被告人为了阻止自诉人逃跑,可以对自诉人的人身进行必要的限制,但被告人采取自助措施不当,其推操行为造成自诉人左股骨粗隆间粉碎性骨折,显属自助过限,应当承担侵权赔偿责任。

  确认私力救济行为是适法的自助行为还是违法的侵权行为的法律意义在于,前者一般不承担法律责任,后者则应承担侵权赔偿责任。但是,由于实施私力救济当事人的行为是以对方当事人非法侵害自己的合法权益为前提的,因此,在确定私力救济当事人的侵权赔偿责任时,又应区别于一般的侵权行为。一般的侵权行为侵害的是受害人的合法权益,侵害人应当全额赔偿;而自助过限的侵权行为,侵害的是受害人的非法利益或者虽然是合法权益但受害人侵害过错在先,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一条的规定,可以根据实际情况,由当事人分担民事责任。本案一审法院认定自诉人王锦华对于事件的起因负有完全责任,故对于损害后果的发生应自行承担一定的责任,从而减轻被告人张长玉的赔偿责任是正确的。二审法院通过调解,将被告人张长玉赔偿分担比例由60%降低至50%以下,笔者认为更为适当,这样,既兼顾了公平,又伸张了正义。

  【编后补评】

  由于扭送行为常常伴随着被扭送者的反抗,这种反抗,如果发生在盗窃、诈骗、抢夺犯罪中,则反抗行为往往会被认定为转化型抢劫罪的“抗拒抓捕”转化事由。而一旦将反抗者认定为转化型抢劫者,那么财物所有人的扭送、抓捕、夺回财物等行为就无疑应认定是正当行为。

  因此,处理这类问题的关键在于:首先,必须把握转化型抢劫罪中“抗拒抓捕”是否包括放弃所盗、骗、夺财物而逃跑情形下的抗拒抓捕。从立法原意来分析,放弃所盗、骗、夺财物而逃跑情形下的抗拒抓捕,不应成立转化型抢劫罪。然而如果将这种抗拒抓捕不认定为转化型抢劫事由,又将会带来一定的罪刑失衡效应。例如,携带所窃财物抗拒抓捕致人重伤成立转化型抢劫一罪,但若未携带所窃财物抗拒抓捕致人重伤,成立盗窃罪、故意伤害罪二罪。但是如果不考虑行为人是否放弃所窃、骗、夺财物,一律将抗拒抓捕行为认定为转化事由,那么一是不利于鼓励行为人中止犯罪或犯轻罪,二是不利于行为人的权利保障,三是同样导致罪刑失衡。

  其次,必须把握扭送的暴力程度。面对被扭送者的反抗,公民的扭送往往是一种以暴制暴,这种暴力究竟能允许到什么程度?这是近年来司法实践中不断暴露的问题。这些问题需要进一步研究,一般认为,公民的扭送应当发生在能够制住被扭送者并不致明显引发暴力的情形下,如果明显引发暴力,则公民的扭送不受鼓励。当然,这些观点并非有权解释。

  再次,必须把握扭送的目的。被扭送者如果停止或没有反抗,一般不会导致被扭送者的伤害。但是被扭送者受到伤害的情况在司法实践中是实际存在的,如果发生了这种情形,就必须把握扭送者所造成的伤害是否出于扭送目的,伤害的程度是否与扭送行为相当。认定扭送者是否构成犯罪?是否承担刑事责任?抑或民事责任?当前应在贯彻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的前提下,综合全案予以考虑,具体情况具体对待。

      (一审合议庭成员:汤宁 毛为民  易书芹

      二审合议庭成员:李惠平 张荣明  李志霞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